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拜仁欧冠复盘:中场绞杀不足,进攻方向转移不够灵活

成蹊专栏 2019-03-15 13:34:52

在昨天凌晨的欧冠十六强赛中,德甲班霸拜仁告别了本届欧冠。在过往的七个赛季里,他们豪取了德甲六连冠,实现了年年进欧冠八强,六次杀入半决赛的神迹,一直都是人们公认的豪门球队。但这一次,他们却止步于16强,眼睁睁的在安联球场看着强大的利物浦实现“血色突围”。这一次,他们在欧冠的比赛中真正地感受到了力不从心,感受到了技不如人的绝望感。拜仁在赛季初的表现已经让球迷对新赛季难有过高期待,但有趣的是他们1/8决赛首回合能在安菲尔德球场全身而退,近期又在联赛反超了多特,让球迷们不禁期待他们的反弹即将到来。而反观利物浦,则刚刚失去了联赛榜首,状态难说上佳。或许科瓦奇正是考虑到了上述的主客观原因,在次回合主场的比赛中,决定一改首回合的低姿态,大胆地与红军展开对攻。但这样的战术却正中利物浦下怀,与利物浦这样“跑不死“的年轻球队相比,如今的拜仁就像一位久经战场的老将,应当运用适合的计谋智取对手,而不是与体力与速度远胜自己的对手贴身肉搏。双方在上半场你来我往,各有进球,但自从比赛进行到了60分钟以后,拜仁的体能问题导致了前中后场的脱节严重,进攻乏力,主动权自然交到了利物浦的手中。由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第一,拜仁在硬实力上已经很难和利物浦抗衡。第二,科瓦奇的球队想依仗主场优势和对手对攻,但在进攻思路的选择上和限制对手进攻上显得太过粗糙。对于失利,科瓦奇还是要担负一定的战术责任。此文我们主要以拜仁在战术层面的两个突出问题进行讨论:在中场球员的绞杀不足,限制进攻没有抓住“七寸”;利用球场宽度不够,硬实力与利物浦差距明显。

(范戴克攻入第二粒进球成为比赛转折,此后拜仁在主场大势已去)

 【中场绞杀问题:在限制对方进攻方面,两队水平高下立判】

两支球队在各自的联赛中都是以进攻见长的球队,因此在这场对攻战当中,要求两队能攻中带守,要能够限制对方的进攻。主教练能不能看出对手进攻的命门在何处,会直接影响到本方球队能不能以“节能减排”的方式完成扼杀对手有效进攻的方式(而这种扼杀,未必一定要疯狂的满场飞奔式逼抢,但一定要在对手进攻的加速发展阶段做适当的拦截)

对此,利物浦方面的核心策略就是高位逼抢。可以看出,克洛普在赛前在这方面对于球队进攻做了特意的安排。在首发阵容上,米尔纳取代了法比尼奥,表明了利物浦方面加强中场拦截硬度的决心。从利物浦在联赛中的表现,我们就可以推断克洛普中场用人的基本原则:在面对较为保守的球队时,凯塔、法比尼奥,甚至沙奇里这样技术型的球员能获得首发机会。但如果对手组织进攻能力较强,中场肉搏在所难免的比赛里,亨德森、维纳尔杜姆、米尔纳的“三硬汉”组合更令克洛普放心。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联赛次回合挑战曼城时渣叔在凯塔与沙奇里竞技状态极为出色之时的中场安排却是后者。克洛普这样安排强调的是一种观念,它表现了对于对手的重视和比赛中抢劫的重要性。因此我们推断,首回合渣叔中场用了凯塔,次回合法比尼奥能上的情况下却选择了近期很少首发的米尔纳,是认为球队的安联之旅防守任务不容有失。但事实上拜仁在中场的表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硬,克洛普的球队在中场的拦截成功率很高,使得拜仁在场上根本拿不到快速反击的机会。除了中场球员外,在利物浦昨天高位逼抢的体系里三叉戟的作用非常重要,原因在于他们的高位压迫,彻底使拜仁善于组织进攻的双中卫丧失了参与进攻的机会。胡梅尔斯和聚勒很难送出打身后长传,他们也无法带球向前,不利于进攻层次的展开。综合以上的考量,利物浦在比赛中通过高压对对手的限制非常有效。而昨天拜仁的中场不够犀利,与球员整体的体能问题也使得利物浦高位逼抢后留下的被反击的隐患没有被放大。

(开场阶段,胡梅尔斯有一脚直击身后的长传。但在之后利物浦的高位逼抢使拜仁双中卫的组织进攻能力大大削弱)

反观拜仁,他们真正集结兵力围剿对手的区域实际上是在进攻三区和防守三区。换句话说,他们的拦截主要是在对手反击刚刚发起的时候和快要兵临城下的时候。而在中线左右的宽阔地带基本处于放纵状态。这种策略,上赛季防守反击的切尔西在巴萨身上用过。但这没有办法服务于拜仁今天打对攻的安排。因此,拜仁不是不想要中线附近的拦截,而是在比赛中没有能力对对手有效拦截。利物浦在反击中推进的速度和变相的灵活已经使得拜仁无法单纯靠进攻三区的高位逼抢解决问题。他们必须放低姿态,更多的选择在中场位置囤积兵力,以在对手反击即将推过半场的时候把球断下为目标。这样有两方面好处:一是可以一定程度收缩中场防线,拦截时更好的以逸待劳;二是如果在这一位置断球成功的话,利物浦插上助攻的边后卫无法及时回防,此时向边路直传更有空间可以利用。实际上,拜仁昨天的比赛较为有威胁的几次机会都是利用对方边路防守没有完全落位制造的。

(利物浦的433阵地防守使拜仁难以攻破)

(拜仁在中线附近的拦截只是勉强能做到一对一,但在具体的比赛中靠蒂亚戈和协防的里贝里组成的中场防线硬度明显不足。这种在跑动的过程中的拦截会比原地正面拦截的成功率下降不少)

关于这一点,也可以参照上赛季拜仁在安联球场6-0狂胜多特蒙德的比赛,那场拜仁就是在中线附近用兵,使得多特没有办法跨过中场。而一旦球权被断,在后场就会暴露出防线脱节的问题。拜仁在那场比赛下半场的几个进球都是由此造成的。

当然拜仁中场只有马丁内斯一个人是理论上的防守型中场。即使选择将重兵集结在中线附近,想在中场有效拦截利物浦有些难度。但利物浦中场其实遭遇了一次意外,就是亨德森因伤下场。而新换上的法比尼奥其实连续在中场犯下非受迫性失误。利物浦强硬的中场里出了不太稳定的现象,在这种情形下,拜仁和利物浦实施中场绞杀或许效果非凡。

(中场的稳定性并非法比尼奥的优势。鉴于他在3分钟内连续送礼的低迷表现,拜仁其实而已在中场硬度方面与红军进行更多的较量)

【进攻方向转移不灵活:拜仁只可叹技不如人】

众所周知,边路两翼齐飞是拜仁最崇尚的进攻方式。长传打身后和大范围转移在拜仁的进攻套路里最为常见。也正因为他们的进攻太过典型,所以利物浦显然对此颇为警觉。拜仁在昨天的比赛中还想故伎重施,将对手防线吸引到一侧后,大范围转移到另一边,想要趁对方边后卫回防不及之际,通过边锋往禁区里生吃。但他们遭到了多方面的制约:

①本方边锋的速度和身体素质远不如以前,长传球速和精准度都不足以搅乱对手的防线。

②利物浦边后卫了解拜仁特点,长传转移的过程中做了提前跑动,等球传到边锋脚下时,防守的边后卫已经成功落位。因此在昨天的比赛中,当利物浦边后卫完全落位之后,拜仁几乎没有在中路占到便宜。

③善于长传组织进攻的胡梅尔斯和聚勒被对方高位逼抢完全限制,拜仁缺少了重要的传球支持。

④J罗在前腰位置的牵线搭桥作用不明显,拜仁的左右进攻成割裂分离状态。

(在比赛中面对这种情况,拜仁选择的是按照红线大范围转移到另一侧。这也是他们在过去的几个赛季的进攻方式。但在利物浦对此早有防备的情况下,这种转移很难撕开对手的防线。此时他们如果在图中绿色区域进行更多的肋部渗透后再到禁区内尝试换边可能会效果更佳)

而事实上,拜仁在昨天的比赛中也有一些平时不常见的进攻方式让我们感觉眼前一亮,比如说:

a.通过莱万支点中锋的作用,在肋部传切配合渗透。

b.J罗不局限在前腰位置,利用传跑进入对方禁区做接应。

(利用莱万的支点,拜仁在肋部渗透后打进了利物浦的危险地带)

但这些都仅仅是灵光闪现的时刻,并没能启发科瓦奇的球队调整进攻思路。在绝大部分时间,拜仁的进攻还是:抱死一边进攻,却很难靠传切打透对手。最好的机会来源与反击时对手没有落位。

与之相对的是利物浦在前场有身体和速度的保障,又抓住了拜仁很多的防守落位不及时的情况实施了有效的进攻。这场对攻战,单从“攻”的角度,拜仁也没有办法和对手抗衡。

 【结语:战术失败背后是球队需要重建的事实】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挑了两个拜仁在战术上的失败来分析。但从分析的过程可以看出,拜仁在战术的这些环节出现问题,也不是因为他们战术本身制定的不够理想,而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对手在战术的执行力上已经有比较大的差距了。尽管坐镇主场,他们恰恰需要的是放低姿态。即使首回合没有客场进球,他们也需要在次回合沉住气。在小组赛,拜仁面对阿贾克斯时其实就是采取了低姿态,保住了两场平局,也保住了小组第一。需要看到拜仁随着球员老化,和进攻套路被看透,已经和过去七年前的那只无所不能的球队有所不同。在一些情况下需要一定的“苟且”——但只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平稳度过球队的低谷期,之后的拜仁还需要彻底的变革和换血。对于今年止步16强的两大豪门——皇马和拜仁来说,他们的重建道路任重而道远。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