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都说布拉特腐败,因凡蒂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Equalizer 2019-03-24 22:00:00

文章来源:《明镜周刊》

2014年5月2日,就在还有十分钟就要步入第二天凌晨之际,因凡蒂诺向曼城老板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非常抱歉,我这封周五深夜的邮件打扰了你,”在发送给曼城主席穆巴拉克的这封邮件开头,因凡蒂诺如是写道。

当时,他们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曼城有可能因违反《财政公平法案》而被禁止参加欧冠联赛,而这个欧足联制定的法案对晋级欧战赛事的所有俱乐部有着一系列预算方面的规定及限制。

穆巴拉克是阿布扎比最具影响力的商人之一,也是王室的一位密友,而在因凡蒂诺发送给他的这封电子邮件中,可以看得出,他想要让这位不简单的人物心情放松一些。这位时任欧足联秘书长就曼城如何脱离困境、尽可能减小处罚力度等草拟了一些建议,比如说与欧足联达成和解。“你会在后文中看到我的措辞偶尔‘看上去’会更‘强硬’一些,”因凡蒂诺以唯唯诺诺的语气写道,而这显然表明他想要用文字来安抚穆巴拉克。“请带着这样的情绪和态度阅读这份文件。”当然,因凡蒂诺也提到了这封邮件仅仅是他们二人间的交流,属于绝对的机密。“最后,我也要感谢您的信任。您知道,您是可以信任我的。”因凡蒂诺还在这封午夜邮件的最后带着一定的乐观情绪:“让我们积极些吧!”

2014年5月的那段日子是欧洲各俱乐部的一个转折点,如今已经是国际足联主席的因凡蒂诺在当时扮演了一个决定性且十分肮脏的角色。

2013-14赛季是欧洲足坛第一次各俱乐部需要向欧足联提交、审查他们的财报是否符合《财政公平法案(FFP)》要求的赛季,俱乐部需要符合相关规定才能获得欧战赛事的参赛资格。这一系列的规定由普拉蒂尼号召建立,而这也是他在欧足联担任主席期间的一项提升威望与支持的行为。

FFP的引入有着很多好处。最具说服力的好处之一便是,此举可以保护欧洲的俱乐部赛事不被巨额涌入足球市场的资金过度影响。无论是俄罗斯的寡头、美国的亿万富翁还是阿拉伯世界的酋长们纷纷以投资俱乐部的方式进军欧洲足坛。而那些不愿意售出的传统豪门则无法再与那些有暴发户入主或是大笔资金注入的俱乐部抗衡。

FFP规定,俱乐部在2011-13赛季期间的总赤字额度必须控制在4500万欧元以内,而在此后的3个赛季,其总赤字额度必须控制在3000万欧元以内。此外,对于更换老板的俱乐部,他们还需要核实其与由新老板实际控制的公司签下的赞助商合同,这类赞助不能因估值过高而扰乱竞赛环境。这种以人为因素刻意增加赞助商合约金额的行为可以为俱乐部在其资产负债表中大幅增加营收金额,从而令其支出的额度相应地大幅提升。

欧足联方面此前曾花费了数月时间调查了9家嫌疑曾违反过或一直保持违反预算规定状态的俱乐部。这其中,曼城与巴黎圣日尔曼这两家欧洲豪门都是在有着无尽财富的新老板入主之后开始在足坛活跃起来的。曼城在2008年被阿布扎比王室收购,而巴黎圣日尔曼则是在2011年被卡塔尔财团收购。

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及秘书长因凡蒂诺此前在采访中曾一再重申,违反FPP相关规定的俱乐部可能会遭受严厉的处罚。其中最严重的处罚是禁止参加欧冠联赛。因此,在这种尖锐的措辞下,当2014年5月中旬欧足联宣布与曼城和巴黎圣日尔曼达成调解协议时,足坛一片哗然。

相关的谈判在当时属于最高机密。然而,在《足球解密》揭发平台的努力下,我们得以还原阿布扎比和卡塔尔方面曾经对欧足联所施加的巨大压力。可以说当时几乎欧足联的每一步行动都能感受到来自曼彻斯特和巴黎方面的威胁。

令两家俱乐部结盟的正是因职位所限理应保持完全中立的那个人:时任欧足联秘书长因凡蒂诺。《足球解密》的相关文件显示,这位时任欧足联高管是如何违背原则地与这两家新涌现的土豪俱乐部进行沟通的,而这两家俱乐部不仅仅只是在违背《财政公平法案》,更是对FFP持着藐视的态度。

在FFP诉讼期间,因凡蒂诺曾在巴黎和曼彻斯特的多个场合与相关人士进行了秘密谈话,甚至还为其提供了机密材料。在未被欧足联授权的情况下,他向这两家俱乐部提议与欧足联方面达成妥协。简言之,因凡蒂诺背叛了他所在的组织。

在这些文件中,可以看得出因凡蒂诺通过自己的干预,有目的地试图阻挠欧足联俱乐部财政控制机构(Club Financial Control Body,CFCB)的行动。该机构是欧足联旗下负责监控俱乐部是否遵循FFP规定并对涉嫌违反相关规定的俱乐部提出并做出处罚的小组。

这个小组有两个办公室。其一是调查办公室,负责对俱乐部发起诉讼以及就严重的违规行为提出处罚;另一个为裁决办公室,负责宣布最终裁决并实施处罚。而其中的调查办公室可以以调解的方式与俱乐部达成友好的协议。

因此,维持CFCB的独立性是至关重要的:所有欧足联的执行委员及欧足联主席办公室成员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影响对俱乐部财政控制机构成员的工作。然而,因凡蒂诺在2014年春天却跨过了这条红线。泄露的文件显示,他愿意为这两家想要逃离欧足联调查及审计人员追查的俱乐部出手。

2013-14赛季,CFCB的调查办公室有8名成员。其首席调查员、前比利时首相让-吕克-德黑尼在2014年早些时候患上了重病。随后,来自苏格兰的经济学家布莱恩-奎因成为了他的继任者。这位苏格兰人在早年曾是英格兰银行的高官,并曾于2000-07年担任凯尔特人俱乐部主席。

(图)让-吕克-德黑尼在2014年因病离开欧足联,并于同年不幸因胰腺癌去世

2013年7月,调查办公室第一次要求巴黎圣日尔曼向他们公布其财报。而在前一年,这家俱乐部刚刚与卡塔尔国有公司卡塔尔旅游局(QTA)签署了一份《宣传卡塔尔形象协议》,这份为期5年的合同能够平均每赛季为俱乐部创造2.15亿欧元的收入。

这无疑是一笔夸张、荒唐的资金,其金额远超足球市场的正常水平,这个举动也完全不符合这家卡塔尔国有公司正常的经营逻辑。对比之下,当时拜仁慕尼黑的主赞助商德国电信每赛季的赞助金额为2900万欧元。换言之,这笔赞助表面上看是一个市场营销合同,实际上意味着卡塔尔在尽可能多地将资金注入至俱乐部中。

这份卡塔尔旅游管理局的赞助合同仅仅有5页纸厚,其中称巴黎圣日尔曼有义务每年为卡塔尔进行宣传,并称俱乐部“在卡塔尔方面的要求下,每年需要参加其相关的宣传活动”。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球队实际上与QTA方面没有任何联系可言:在球队的球衣上并没有放置该公司的商标,QTA方面也没有要求在球队主场进行广告宣传,俱乐部的官方网站上甚至都没有列出他们的链接。这笔金额明显高于正常水平的赞助合同背后另有真正的目的,而这也列在了这份5页纸的合同中:卡塔尔旅游管理局的赞助资金必须要用于购买球员。通过贯彻该赞助合同的要求,巴黎圣日尔曼在卡塔尔方面的帮助下成为了足坛豪门之一。

巴黎圣日尔曼方面在回应这笔合同时称,其并非是一笔赞助合同,而是一个“国家品牌”协议,用于为卡塔尔这个国家进行宣传。“与传统的赞助合同相比,国家品牌是另一码事,”俱乐部总监如是写道。

(图)根据赞助合同,巴黎圣日尔曼所需履行的主要义务就是宣传卡塔尔的国家形象

在收购巴黎圣日尔曼之后,卡塔尔方面在其内部机密文件《2012-2017战略计划》中就曾准确地提到了这样的说法。这一计划的目标是令巴黎圣日尔曼“成为欧洲前五的俱乐部”,并借助巴黎圣日尔曼麾下球星们的才华来提升作为2022年世界杯举办国的卡塔尔的全球形象。而这一切最终都成为了现实。凭借来自卡塔尔的资金,俱乐部迅速签下了超级中锋伊布拉希莫维奇,随后又凭着一系列规模庞大的转会操作,将拉维奇和卡瓦尼等球员运作至球队中。

在一开始,欧足联的调查人员们就注意到了卡塔尔旅游管理局的那笔规模达到数十亿欧元的合同,这显然违背了《财政公平法案》。他们怀疑,俱乐部所获得的赞助收入几乎都来源于实际控制人为该俱乐部老板的国有公司。

欧足联俱乐部财政控制机构的调查办公室派出了来自德勤的审计人员前往巴黎圣日尔曼的总部,他们花费了三天的时间仔细检查了球队的财务情况。在审查后,他们将结论披露给了俱乐部总监布兰科,称他们认为球队的市场营销合作伙伴卡塔尔旅游管理局属于俱乐部的“关联方”。

这番结论为巴黎圣日尔曼的总部拉响了警报。它意味着合同双方无论在个人层面还是在组织层面的关联性都显得过强,因此其所谓的赞助支出被视为是对俱乐部的隐性资金注入。

5名独立的审计人员在代表调查办公室分析QTA合同之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这对于巴黎圣日尔曼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而在全球顶级的体育营销公司八方环球看来,他们对这份合同“市场营销公允价值”的评估结果仅为278万欧元,这个金额仅仅为卡塔尔方面在合同中承诺为巴黎圣日尔曼支出的1/80而已。“这是基于正常思维和经验得出的结果,”八方环球的市场营销专家们写道,“没有任何理性的赞助商会支付如此规模的资金用于这种类型的曝光及宣传。”他们继续写道:“QTA方面所支付的特许权费用极大地高于体育界这类支出的水平。”

在2014年2月21日,欧足联的调查人员们向俱乐部通知,调查办公室将继续就《财政公平法案》的违规情况审查巴黎圣日尔曼的财务报表。3月的早些时候,首席调查员奎因邀请俱乐部的高层人员来到欧足联位于瑞士尼翁的总部参加一场听证会。

4月,一个初步完成的报告显示,QTA合同的“最大公允价值”为300万欧元。俱乐部在2011-13赛季的应计赤字在审核后的结果“至少为2.15亿欧元。”而调查办公室在此时已经考虑将案件向CFCB的裁决办公室递交并推进。

但该程序未曾被履行。相反,欧足联的高层将报告中所提到的最重要的发现进行了缓和处理,并在尼翁隐瞒了这个敏感文件。

我们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不过我们所知道的是,在这个时候,巴黎圣日尔曼的高层们已经与时任欧足联秘书长因凡蒂诺有着数周的秘密交流。

2014年2月,俱乐部总监布兰科认同了顾问们的说法,即俱乐部的卡塔尔主席纳赛尔应该尽快前往欧足联总部与因凡蒂诺及时任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会面。甚至在欧足联对巴黎圣日尔曼的财务状况开启调查前,布兰科就曾主张从法律层面对欧足联施加巨大的压力。

(图)布兰科还曾担任过巴黎圣日尔曼主帅

2月27日,布兰科、纳赛尔、因凡蒂诺及普拉蒂尼在尼翁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议。而关于普拉蒂尼,巴黎圣日尔曼方面的高层们一直在他们的内部谈话中称其为“掌权的那个男人(Top Guy)”。

《足球解密》所披露的文件暗示,俱乐部的卡塔尔老板曾采取了威胁式的做法。这一点在谈话的一开始就展露了出来。纳赛尔直接向普拉蒂尼发难,称欧足联主席肯定不会对卡塔尔管理这家足球俱乐部而持攻击性的态度。

双方会面的氛围一直都很紧张。因凡蒂诺建议两位客人能够与调查办公室的分析人员达成友好的调解。然而,纳赛尔和布兰科拒绝了这个提议。他们所要求的调解只能在高层级别进行协商和沟通。换言之,该调解只能与因凡蒂诺和“掌权的那个男人”普拉蒂尼达成。

这个要求颇有冒犯的意味,相当于绕开了负责FFP相关情况的调查办公室。但普拉蒂尼和因凡蒂诺并没有拒绝这个要求,相反,他们开始在幕后参与到与这位卡塔尔人及巴黎圣日尔曼的法国代表们的沟通、交涉中。

在公开信息前,欧洲新闻调查协作组织(EIC)的合作伙伴们曾受到过欧足联及巴黎圣日尔曼方面的谴责。两方均引用了欧足联的相关规定,其内容称欧足联的管理结构可能会从个人及基础管理层支持、参与调查办公室的工作。然而,规定中也注明了各办公室必须是“独立的”。

在协商过程中,一名供职于欧足联的律师为巴黎圣日尔曼提供了调查办公室的机密文件。这位律师后来还曾于2014年3月21日与巴黎圣日尔曼的代表见过面。这家俱乐部的立场十分坚定:坚决不承认他们违反了《财政公平法案》的相关规定。当时,很多俱乐部老板们都就如何以不损害自身形象的方式规避这些规定十分感兴趣。

根据《足球解密》的相关文件,这位欧足联律师显然是放弃了指控这家俱乐部,而是要求他们就如何解决问题来递交相关的提案。

在随后的几周,因凡蒂诺与布兰科进行了几次秘密谈话。4月的早些时候,他们曾在伦敦会面,因凡蒂诺明显以自己职权的身份认同并接受了调解。他所提出的最重要的条件是:巴黎圣日尔曼必须将卡塔尔旅游管理局的赞助合同金额降至每赛季1亿欧元——对比代表FFP调查办公室的八方环球分析师们的评估结果,这个数字仍是“公允价值”的三十多倍。

4月19日,在巴黎圣日尔曼与里昂的法国联赛杯决赛期间,双方就协议细节进行了一次秘密的会面。他们允许俱乐部能够通过新赞助商的加入而弥补其中1.15亿欧元的亏损,而绝大部分新赞助商的资金又是来自于卡塔尔。不过,双方在这方面所达成的协议内容并没有出现在调解文件中。

因凡蒂诺方面则坚持要求调解协议的措辞一定要足够严厉,从而不至于令欧足联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有失颜面。对于巴黎圣日尔曼来说,这无疑是一场胜利,它也证明了2014年春天因凡蒂诺在《财政公平法案》监督的背后做了什么事情。

但他与法国豪门的这次调解并非是孤立事件。因凡蒂诺还曾绕过独立审计人员,与曼城高层协商过数周时间。而最终这导致了他与调查办公室的首席调查员奎因发生了冲突。

(图)奎因并不赞同因凡蒂诺的做法

2013年5月,曼城方面已经意识到了他们深深地陷入了《财政公平法案》新规定的麻烦中。在2009-2011赛季间,俱乐部的亏损共计高达4.51亿欧元。“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违反了规定,”俱乐部的财政总监安德鲁-维多森写道,他承认曼城在财报统计上的亏损过多,无法满足《财政公平法案》的相关要求。他继续写道,“我们只能从降低处罚力度的方面出发来度过难关。”

2014年1月,欧足联的监管机构将来自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派向了曼彻斯特。其得出的结果是灾难性的。在“其他商业收入”一项中,整整84%的赞助商收入都源于阿布扎比。相关报告显示,俱乐部在交至欧足联的年度审计报告中隐瞒了3500万欧元的成本支出。

压力之下的曼城条件反射一般地选择以施压来应对。俱乐部的律师们做好了与欧足联方面一战的准备,他们对欧足联的几乎所有回应都明显地带着侵略性的语气。“普华永道的报告有着严重的缺陷,其内容存在大量对规定的错误解读、对事实的错误假设、对法律的错误应用并得出了错误的结论,”曼城在回应中写道。他们的律师要求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修正或删除报告中的大部分内容。而普华永道选择了拒绝,此举进一步引发了曼城法务部门的不满。

三月中旬,曼城CEO索里亚诺向因凡蒂诺就FFP问题提出交涉,并威胁将该规定中的不合规内容向欧盟法庭发起诉讼。在俱乐部的一则内部备忘录中,曼城的法务部门称,如果俱乐部没能与调查办公室达成一个“合乎情理的调解”的话,曼城方面将“别无选择,只能全面从法律层面挑战U(意为欧足联UEFA)”。他们建议俱乐部应将其“作为一种预警,暂时无需做进一步行动”。

(图)曼城CEO索里亚诺也是事件的焦点人物之一

然而相关的证据并不有利于曼城。此前受FFP监管机构之托发布了巴黎圣日尔曼那份灾难性报告的八方环球市场营销专家们再次得到了欧足联相关部门的委托,他们发现,在4笔曼城与阿布扎比的公司签下的赞助合同中,有3笔是“明显超过其公允价值的”。他们还称,这些合同共为俱乐部创造了5000万欧元的收入,而其数额高于实际市场价值多达80%。随后再次前往曼彻斯特时,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认定,曼城的两个赞助商属于“关联方”,这与此前巴黎圣日尔曼的情况一样。

但此时,因凡蒂诺已经插手相关事务并试图通过一系列操作令调查办公室对曼城无从下手。这位时任欧足联秘书长开始与曼城CEO索里亚诺合作。他先是在四月早些时候与两名律师见面,而这其中,一位是曼城的代表,另一位则来自欧足联。两位律师达成了协议,曼城方面将会就得出一个友好、缓和的解决方式而提出相关建议。这就像是一名银行抢劫犯向检察官提议一个适当的判罚一样。

如一位向曼城高层提供建议的律师所言,利用该策略应该可以达成一个能够保全俱乐部的协议,而同时曼城方面也不必承认有任何不端行为。“尽可能地施加压力,但总要给欧足联一条出路。”

4月15日,索里亚诺通知俱乐部主席穆巴拉克,这两名律师的再次会面已经安排好了。“我与因凡蒂诺进行了友好的电话交流,我们就如何让律师们进行协商达成了一致(‘协商调解的作用要比警告更大,它不但具有高效/有劝阻力,同时也不会大幅影响曼城的商业发展’)。”

但到了月末,俱乐部明显地展露出了不满足于谈判进程的态度。在俱乐部律师西蒙-克里夫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写道,穆巴拉克已经告诉了因凡蒂诺,他拒绝任何形式的罚款处罚。“穆巴拉克说,他宁愿花费3000万欧元聘用50个全球最好的律师在未来10年向他们发起诉讼。”不过根据邮件的说法,欧足联方面也仍留有可能“避免他们制定的规则乃至整个组织的毁灭”。

之后时间来到了2014年5月2日。

巴黎圣日尔曼和曼城方面都受到了来自CFCB的调查办公室的来信。信中并没有办公室主任奎因的签名。因为就在同一天,他在位于尼翁的欧足联总部辞去了首席调查员的职务。究其原因,在他看来,考虑到违规的程度和规模,欧足联方面与俱乐部达成的协议显得太过仁慈了。来自意大利的翁贝托-拉戈接过了奎因留下的位置,调查办公室最终也签署了相关的协议。

巴黎圣日尔曼方面达成了他们的目的。俱乐部主席纳赛尔签署了调解协议。俱乐部在此前两个赛季的累计赤字可能高达2.18亿欧元,然而处罚的结果却很温和:仅仅2000万欧元,这不过是稍稍动了一下卡塔尔酋长们的口袋罢了。

(译注:实际上的处罚金额为6000万欧元,但有4000万欧元的处罚未执行。欧足联方面称俱乐部先期只需上缴2000万欧元的罚金,若在未来3个赛季内财务状况合规则无需缴纳剩余罚款)

欧足联方面与曼城的协议就要更复杂一些了,不仅仅只是对因凡蒂诺而言是这样。根据欧足联的说法,俱乐部在此前两个赛季的累计赤字至少为1.88亿欧元,但是双方迟迟未有达成调解协议的意思。拉戈曾在电子邮件中称,双方的调解协议必须在5月中旬达成,否则他会将该案件交至CFCB的裁决办公室来处理。这一程序理应执行,而曼城方面也本应意识到自己面临着禁止参加欧冠的处罚。

而这也是文章开篇因凡蒂诺在凌晨时分发送给曼城主席穆巴拉克的那封“让我们积极些吧!”的机密邮件的由来。而曼城方面对于欧足联高层的态度有着剧烈的转变。

5月9日,曼城的高层们出现在了尼翁,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与调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会面。此前一天,穆巴拉克和索里亚诺曾在伦敦与因凡蒂诺就调解的细节进行了秘密会面。然而,这次在欧足联总部的会面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曼城的高层们怒不可遏。这次在尼翁的会议简直是“一个耻辱”,俱乐部的首席法律顾问西蒙-克里夫如是怒斥道。他抱怨称,他们此前与因凡蒂诺做出的协议被调查办公室否决了。他发出了一则机密备忘录,标题为:《可能的法律行动》。

在克里夫看来,他们可以通过法律诉讼来压倒欧足联。他认为“欧足联的回应传递出的只有冒犯”,他同时希望以滥用职权和利益冲突的罪名在瑞士法庭起诉普拉蒂尼和因凡蒂诺。他甚至还希望将普华永道的审计师也告上法庭。他在备忘录中写道,这个可能的诉讼“可以在几周内摧毁整个欧足联。”他还称:“如果普华永道受到了威胁,你可以想象到他们之后将因名誉等各方面受损而起诉欧足联,如果他们崩溃了,那么所有的债权人也都会起诉欧足联。”

(图)西蒙-克里夫似乎一直对欧足联抱有敌意

2014年5月11日,在英超赛季的最后一天,曼城在三个赛季中第二次捧起了联赛冠军奖杯。而在一天之后,因凡蒂诺在电子邮件中对穆巴拉克写道:“很不幸,我被告知调查办公室已经做出了相关结论,对于他们来说,达成调解协议仍太过遥远。”他写下这番话的时候带着些许遗憾,并在邮件中做出了一番简直不能更讽刺的言论:“但调查办公室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必须尊重他们的决定。”

此后,曼城收到了来自时任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的机密消息,他解释称,在都灵进行的欧联杯决赛期间,他已经与维埃拉这位曼城方面的代表进行了沟通。“请转告你们在阿布扎比的老板,他们必须得信任我,”普拉蒂尼写道。“我们理解并欣赏他们对俱乐部所做的事情。”奇迹般的事情随后发生了,因凡蒂诺向曼城展开了新的和谈邀请。“我感觉就像自己就像是《土拨鼠之日》里的比尔-默瑞一样,”一位俱乐部高层抱怨道。

5月16日,曼城CEO索里亚诺签署了相关协议。曼城方面的受到的处罚与此前巴黎圣日尔曼的一样温和:只有2000万欧元的罚金。在一封发送给曼城主帅的邮件中,索里亚诺称该协议“不会对我们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在协议达成后的几年来,巴黎圣日尔曼和曼城在转会市场中的投入超过了10亿欧元。

EIC调查网络的成员曾联系曼城俱乐部对本文所提到的事件做出评论。在回应中,曼城方面称,他们不会回到这类问题,并称:“此举显然试图摧毁我们俱乐部的名誉,是有组织的。”

从克里夫此前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就能瞥见,曼城方面对待《财政公平法案》监督是多么轻蔑而不屑一顾,而他们最终也成功地在因凡蒂诺的帮助下逃脱了应有的处罚。

这封邮件的发送时间是在索里亚诺代表曼城签署调解协议的一天前,而一度曾担任调查办公室主任并于2014年患病的让-吕克-德黑尼去世了。

“一个倒下,还剩六个,”克里夫在邮件中对通知他德黑尼去世的一位曼城雇员写道。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